媒體傳真
首頁 - 媒體傳真
2021-01-17 作者:徐小躍 來源:現代快報 編輯:管藝添 王曉豔

徐小躍:説君子(46)

3,信是國所重視的精神。一個人要在社會上立足和成就事業,誠信是必要的前提。而大到一個國家政府以及統治者如何贏得人民的信賴那是至關重要的,甚至説是首要的。孔子在這方面有明確的論述。孔子在與其弟子討論有關政治諸要素的時候,正是將“民信”置入諸要素的首位。《論語·顏淵》記載:“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也就是説,子貢向孔子請教有關政治管理的問題,用今天的話就是治國理政問題。孔子認為要做到三點:糧食充足,軍備充足和人民對國家政府的信任。子貢問,如果迫不得已在食、兵和信三者之中一定要去掉一項,先去掉哪一項?孔子意見是去掉軍備。子貢又問,如果迫不得已在食和信兩者之中一定要去掉一項,先去掉哪一項?孔子意見去掉糧食。自古以來人都有一死,但如果國家政府不能取信於民的話,那麼國家是站立不起來的。對於國是如此,對於一個人亦如此。“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論語·為政》),此之謂也。《論語·衞靈公》也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孔子弟子子張向孔子請教怎樣做事才行得通。孔子的答案是,言語忠誠守信,行為篤實嚴肅,即使到蠻貊的地區也能行得通。言語不忠誠守信,行為不篤實嚴肅,即便在本鄉本土,你能行得通嗎?在孔子看來,國家政府與民相處,是誠信為上,誠信為先,誠信為重。

4,信是儒者的護具。作為儒家重要經典的《禮記》有一篇名叫《儒行》,是專門討論儒者的德行。這其中將誠信放在了儒者非常重要的德行位置上。文中借孔子之口來闡述儒者的德行,文中喜用“儒有”一詞去概括儒者的諸種德行,而“信”之德行被多次提及。“儒有……懷忠信以待舉”;“儒有……言必先信”;“儒有不寶金玉,而忠信以為寶”;“儒有……忠信之美”。是説,儒者有心懷忠信等待別人的舉薦之意;儒者有説話一定先考慮誠信的之心;儒者有不以金玉為寶,而以忠信為寶之念;儒者有講究忠信之美。由此,《禮記》得出結論:“儒有忠信以為甲冑”。也就是説,儒者是把忠信視作是護衞人身安全的鎧甲和頭盔。通俗地説,儒者是將忠信看作是自己立於世間的護具。《儒行》篇記載的是哀公向孔子問儒者有哪些德行,孔子對此問的回答。哀公在聽到孔子概括了包括忠信在內的儒者的諸種德行以後,不無感慨地説道:“聞此言也,言加信,行加義。終沒吾世,不敢以儒為戲”。哀公聽了孔子的話,自己的言語更加講信用,自己的行為更加符合道義,並強調指出,直到我離世,再不敢拿儒者開玩笑了。

5,信是君子的本質規定。實際上在儒家思想和行為那裏,儒者的德行亦就是君子的德行。“君子之道無非儒學之事”,此之謂也。但是我們又説,儒家以忠信為主的價值觀又通過君子這樣一個主體的言行而得到了強化。將忠信視為是君子的大道,即本質規定。儒家經典多有強調。《大學》明確指出:“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也就是説,君子一定要以忠信的態度才能擁有君子的原則和德行,反之,如果驕縱傲慢,君子就會喪失君子的原則和德行。先秦幾位大儒都以“主”“言”等詞彙來強化忠信乃是君子的本質規定的結論。孔子説:“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論語·學而》),君子如果不莊重就不會有威嚴,他即使掌心了也不會牢固。君子之所為君子在於他的為人以忠信為主。孔子在談到君子有九種考慮時提到了“言思信”(《論語·季氏》)。荀子在其《荀子·哀公》中説道:“哀公曰:‘善’!敢問何如可謂君子矣?孔子對曰:‘所謂君子者,言忠信而心不德,仁義在身而色不伐’”。孔子在回答什麼樣的人是君子問題時明確指出,所謂君子就是説話忠誠守信而心不不認為自己有美德以及心存仁義而臉上沒有炫耀之色。

“所謂君子者”“故君子者”等句式都是下定義的方式,簡單的説,什麼人是君子,答案是:誠信的人是君子。“故君子者,信矣”(《荀子·榮辱》),此之謂也。《周易·乾》更是將君子的兩項規定,即“德”和“業”直接以“信”和“誠”來具體規定其內涵:“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此之謂也。

“信”與“誠”是可以互釋的兩個概念,其旨一也。但在儒家那裏又通過另一種方式將“誠”以及君子之道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境界呢!


徐小躍:南京圖書館名譽館長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